当前位置:七七书迷网>书库>武侠修真>我老婆被夺舍了> 《我老婆被夺舍了》正文 第〇三六章 黑色宝竹 引人贪欲

《我老婆被夺舍了》正文 第〇三六章 黑色宝竹 引人贪欲

    钟鸣据理力争道:“王师弟之所以丢命,是因为我们不熟悉这片竹林,现在我们已经熟悉了,我们可以尽量沿着竹林行动,然后伺机核心区……这样的话我们只需要防备鳞甲蛇即可,反而不会有太大的消耗……只是……”

    张鼎瞥了钟鸣一眼:“说!”

    “三鬼问心阵受损,大师兄似乎受到了反噬,如今伤势是否恢复了些?”

    张鼎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道:“那就依你所言……”

    ……

    所有人都畏陆阳如虎,

    实在是浊气这个东西,是可以污染真气的,

    清除起来异常的麻烦,所以大家才尽量避开陆阳,不过也正因为是这样,陆阳便有些无聊,加上钟鸣和张鼎一直不回来,他便乘机四处瞎逛了起来。

    顺便将体内的浊气排干净!

    他也不敢走太远,基本上就围着一两百米的范围内转悠,

    不过转着转着,他就发现碧色的竹林当中,有一株毛竹跟其他的竹子画风不同,

    它是黑色!

    身子是黑的,叶子是黑的,甚至连裸露在外的根都是黑的。

    很神奇!

    用来当拐杖倒是挺好的,陆阳如此想着,见四下无人,他便生出了试一试自己武功的心思。

    他举起柴刀,对准了墨竹,然后运起一气越山河,整个人犹如瞬移一般出现在了墨竹旁边,不用挥刀,柴刀已经在惯性的作用下一刀就将竹子砍断了。

    恍惚中,他似乎听到了一声惨叫……

    接着他便感觉自己怀里的无字书再次滚烫了起来。

    无字书内一下子汇出一大股很有韧性的月华真气到他的体内,数量是前所未有的多,不过这次并没有出现差点被挤爆的情况,这股月华真气进入体内之后,直接被丹田里的胖莲吸附压缩起来,

    然后这胖莲开始主动地吸纳炼化这些月华真气,干净纯洁的部分留下,游离在周围,而浊气则自动排开,从他的经脉流荡而走,最后从他的九窍当中缓慢排掉,

    整个过程很缓慢,且多了两窍之后排掉浊气更加简单,几乎没什么难度。

    果然许多看似艰难的问题,是可以通过提升个人实力的方式解决掉的。

    他并没有主动去炼化,而是将此事完全交给了胖莲,

    从转化率上看,黑色的竹子给的灵气,转化率在90%以上,

    如果全部转化完的话,他丹田内的月华真气能达到百分之十。

    意识到这是个宝物,陆阳立即削掉了竹叶,截了金箍棒那么长一条。

    想了想,他又把这黑竹的根也挖了,将其扔进了自己的储物袋中。

    接着他将黑竹棍当成拐杖,满脸开心地往营地的方向走去。

    回到营地,众人依旧无视他,

    陆阳无所谓,径直走向自己的帐篷,掀开帐篷准备进入内部,不过他刚刚掀开帐篷的门,身后就响起一个很不客气的声音。

    “姓陆的,站住!”

    陆阳顿住了,反过身来看向对方,他记得对方的名字叫王杜星:“姓王的,你在叫我吗?”

    “对,就是你,你手上的棍子哪儿来的?”

    这家伙说话恨不客气,陆阳心中不快,却也没有当场炸毛,只是冷声道:“就在这附近找到的,怎么你有意见?”

    王杜星忽然间动起来,快速靠近了陆阳,单手快速抓向了他手里的黑色竹棍。

    本来就是一根拐杖,给他看一下也没啥,关键这人态度很不好,那陆阳就不准备惯着他的臭毛病了。

    所以他一个后撤躲过了他的抓取。

    表面上陆阳只有练气二层,在王杜星眼里就是手到擒来的弱鸡,但现在弱鸡竟然逃脱了他的突然抓取,这就让他觉得很没面子。

    王杜星脸色一横:“你敢躲?!”

    “为什么不敢?”

    王杜星脸色更是难看,当下直接动用真气,再次抓向了黑色的竹棍。

    眼见对方速度极快,陆阳也同样运起真气,虽然他的实力比对方低很多,但他的真气比所有人都纯净,全力施为之下竟是让王杜星再次失手。

    王杜星露出惊讶的表情,然后满脸阴冷地道:“你,不是练气二层吧?要不然怎么可能躲过我练气八层的抓取,你隐瞒自己的实力,到底有什么阴谋?”

    “练气八层?我记得元气宗外门宝篆上写得很清楚,筑基以上才有资格入各峰,你是怎么混入留心峰的?”

    留心峰本就不入流,

    我特么还是矮个里拔尖的呢,

    那宝篆是几千年前的老书了,焉能用来衡量现在的元气宗时局?

    王杜星有一百种方法解释自己的情况,问题是:“我用得着向你一个弱鼠解释吗?”

    陆阳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那么,我又凭什么就要向你解释?”

    王杜星狞笑一声,掌心真气涌动,冷冷地道:“看来有些人有些搞不清自己的位置,需要有人帮你清醒一下。”

    陆阳不再废话,举起柴刀隐隐对准了王杜星。

    从始至终他就是个光脚的,

    光脚之人一旦弯不下腰,所能凭恃的不过是自己手中的刀而已,

    他不是正统的修行者,不知道练气八层有多强,但是他知道肯定比他强很多,

    但他不想低头。

    先试试对方的成色,实在不行凭借一气越山河逃跑,大不了往鳞甲蛇的老窝跑。

    更重要的是他记得杀了一只狐狸,获得了一部灵狐吞月诀;破了一座三鬼阵法,获得了一气越山河;要是杀一个修行者呢?

    以前他不是修行者,没得选择,现在他想杀个修行者看看效果。

    看陆阳这般硬气,自认为是猫的王杜星神色彻底地冷了下去:“你自己找死就别怪我了。”

    眼看一场惨剧就要发生,一直没说话的廖明宇忽然间拦在了两人中间:“王师兄,不可伤人。”

    “怎么,你在质疑我?”

    “不敢,我只是觉得大师兄……”

    王杜星冷冷地道:“要么你就闭嘴滚到一边,要么你就跟他一起上……”

    “王师兄,我!”

    “滚开!”

    眼看控制不住场面,廖明宇连忙朝着陆阳使眼色,

    陆阳只是故作不知。

    他不愿意低头,更何况低头未必有用。

    忽然,王杜星拔出了剑,廖明宇被吓得双腿发抖。

    陆阳笑道:“谢谢廖道友,你让开吧,我自己来。”

    廖明宇无语了:“你是真不知道死字该怎么写……”

    眼看王杜星的长剑越来越明亮,一场血腥屠杀就要展开,张鼎充满威势的声音忽然间响了起来:“怎么回事,王师弟,你拔剑做什么?”

    王杜星脸色一变,当即收起长剑,满脸无辜地道:“那个姓陆的,手里藏着一根黑色的竹棍,我怀疑是墨竹!”

    开口就是脏水,陆阳的眼神也变得危险了一些,

    而且他也不准备解释,

    人家才是一家人,他解释了又能如何呢?

    他早猜到张鼎会惊诧,却没想到这家伙整个人都跳了起来,一个箭步冲到他面前,道:“快给我看。”

    这黑色的竹子比想象中要宝贵,陆阳如此想着,脸上的表情愈发的冷峻:“怎么,你也要杀我夺宝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