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七七书迷网>书库>科幻灵异>永暗星空> 《永暗星空》正文 第八十五章 毒蛇

《永暗星空》正文 第八十五章 毒蛇

    不过多久,云笑天渐渐适应了在土林村每日照料木薯林的生活。

    他每过一段时间,需要对木薯树的修剪。

    因为村长对此的要求格外的严格,云笑天不敢太急,害怕忙中出错。

    两人忙活了一下午,此时黄昏已到,橙黄色的夕阳余晖布满了大地,顺便也给木薯林披上了一层金灿灿的外衣,而直到现在他们一共也才完成三棵木薯树的修剪。

    云笑天从木薯树上跳下,和一旁的青心一起把树枝捆好。

    一共五捆树枝,每捆都被她整理得整整齐齐的,甚至没有一根树枝格外突出,让云笑天不由怀疑旁边容貌奇丑的女子是不是一个有着强迫症的完美主义者。

    他一抬头,看着她奇丑的面容。云笑天又觉得,长得这么丑,还谈什么完美主义,自己肯定是想多了。

    可转而又一想,他觉得自己也不应该以貌取人,长得丑又不是她的错,何况这也和她究竟是不是完美主义者,没有半毛钱干系。

    云笑天却从不曾想过,他总是这样暗暗的在心中纠纠结结的,议论他人的长短,明明内心骚动的不得了,而表面上却是总是这样不动声色的,这样似乎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从本质上来讲,这就是闷骚。

    而云笑天,就是这样一个极其闷骚,却不自知的骚货。

    云笑天一路上拖着捆好的木薯树树枝,来到土林村村长家,把它们堆放在村长家宽敞的院子之中。

    “黄村长……?”

    云笑天的呼喊,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他也只好转身离开。

    云笑天出了土林村,来到小河上游的一处森林,希望能从里面找到点好东西打打牙祭。

    在土林村,他能够弄到的金属刀具,只有木薯林中柴刀,此时正好被他别在腰间。

    他另外一只手中拿着被他用木薯树树枝削成的木质短枪,似箭似枪,用于投掷猎物。

    云笑天来此也是抱着碰碰运气的想法,说不定就能用木枪狩猎到远处移动的猎物。

    这片森林不算小,按理来说,能够养活不少的山兽,可是他这一连几天来,一直没有什么像样的收获。

    天色越来越暗,虫鸣鸟叫不定,这时的他还是一无所获。

    云笑天只好无奈的承认到,也许这里还是太靠近村庄了,那些野物被人类活动的踪迹吓得不敢靠近。

    聚集,即使周边有什么猎物,恐怕也一早已经被周边的村民搜刮得干干净净。

    就无收获,云笑天准备回去,在这里完全是浪费时间,消耗气力,而这样只会让他更饿。

    可就在他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原本寂静的森林,突然惊起一阵骚动。

    星光下,银灰色的树皮上,一只潜伏了一整天的毒蛇,张开了它阴冷的毒牙,电光火石之间,直直扑向云笑天脖颈处。

    云笑天没有在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只知道附近有危险靠近,却不知道危险具体所在的方位。

    他一手拿着柴刀,一手持着木枪,挥刀向前的同时,顺势向着地面一滚,希望惊退潜在靠近着的危险。

    毒蛇掠过,险之又险的,云笑天避开了它的偷袭。

    云笑天仍旧处在惶恐不安中,警惕的看着森林四周。

    只见周围俱是高大的树木,在星辉的渐染下,披挂着银灰色的外衣,只有合欢风铃花草的花朵,散发着幽幽的蓝色光芒。

    而合欢风铃的草,从根须到它美丽的花朵,俱是剧毒。

    即使是被它身上的倒钩,不小心割伤,也许也会有生命危险。

    所以它毫不吝啬地向着世界,绽放着自己的美丽。

    虽然合欢风铃草,十分的危险,但绝不会是使云笑天心惊预感到的危险。

    云笑天继续环顾着四周,边走边退,想要远离这片地带。

    在没有能够确定危险的来源的前提下,继续留在这里,绝对是一个最愚蠢的选择。

    看到不断向森林外退去的云笑天,隐在地上的落叶与草丛中的毒蛇,在虫鸣的掩护下,紧紧的紧紧跟随着并没有发现它的猎物。

    对付像这样愚蠢的双足猎物,它有足够丰富的经验,此时一点也不着急。

    它知道再过不久他要么会放松警惕,自以为脱离了危险。

    要么,他就就会受不了漆黑的森林里无边的黑暗和恐惧,崩溃后慌忙的向外奔跑。

    而这时,就是它最完美的捕食机会。

    毒蛇扭动着躯体,一点点的越靠越近,随时准备扑向它今晚嘴中的晚餐。

    云笑天自以为已经走远了,脚步放慢,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发现危险的来临。

    他捂着心悸的胸口,暗暗的平复着刚刚急喘的呼吸,看起来没有任何的防备。

    毒蛇越是靠近云笑天,挪动的越是缓缓,小心的绕过一根根可能暴露它行踪的长草,至始自终没有发出一丝的声息。

    在离云笑天,不足两步的距离,它突然从草丛中一跃而出,露出森冷的毒牙,径直扑向云笑天裸露着手臂的左手。

    生与死,就在这一刹那。

    云笑天的反应,只能比毒蛇更快,更准,才有机会,躲过这致命的一击。

    可是,云笑天的右手离得太远,根本不可能比这草丛中奋力弹射出来的毒蛇速度更快抓住毒蛇的蛇头。

    而他近乎静止的躯体以及左臂,无论向着哪个方向闪避,也都会被比他更快上许多的毒蛇缠上去,而只要被它的毒牙碰到,他也许就在劫难逃了。

    晦暗的星光下,云笑天辨识不出毒蛇的品种,没有谁能够保证,这种毒蛇的毒液,会不会在一瞬间,夺走他的性命。

    毒蛇的毒牙,越是靠近云笑天的手臂,舒张得越大,牙尖上的毒液早已抑制不住,包裹住了它一整对的毒牙,随时准备喷薄而出,注入猎物的血管,溶解他的躯体。

    “叮”一声。

    毒蛇的毒液注出,毒牙却是咬在了铁片上。

    只见铁片上,散发着淡淡的幽幽蓝光,在阴暗的森林间,划出一道亮眼的刀光。

    毒蛇的由头至尾,应声被分成一模一样的两半。

    短程两截的毒蛇,从半空中坠落,仍自不肯死心,凭着本能的凶残狠毒,虽明知必死,还努力的向着云笑天所在的地方一边靠着,一边把毒牙中仅剩的毒液,排了个干干净净。

    虽然成功解决了对方,但是云笑天还是被毒蛇的莽劲惊得往后一跳,吓了个半死。

    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凶残狡诈的毒蛇,就像是一个真正的经验丰富猎人一般,狡猾老道。

    在初次受袭的时候,云笑天就已经发现了一点毒蛇的踪迹,大概知道它所在的方位。

    夜色太暗,他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对付它,所以选择了离开。

    云笑天一边快速离开着,但是心中警惕却从没有降低,在阴暗地面上,随着毒蛇的移动,森林中渐渐寂静着虫鸣声,让他依稀发现了它的身影。

    云笑天,不想被它一点点的耗尽自己的精力和注意力。

    也许外表看似柔和,但云笑天骨子里却藏着一股疯劲,决定冒险奋力一搏,彻底解决阴魂不散的跟着他的毒蛇。

    他假装放松警惕,一边勾引着它,一边手中的柴刀运满了原能,在毒蛇将要靠近他的时候,手腕一转,先是用刀身挡住了毒蛇的毒牙,再顺势把它劈成了两半。

    说得简单,可是细节把握不能有半分的差池,手中的动作稍稍慢了一丝,结果也许就完全不同。

    死的,也许就是他了。

    云笑天把手中的柴刀举了起来,毒蛇的毒液自它的牙印处溶解了一个小洞。

    好霸道的蛇毒,云笑天心中惊叹!

    可除了这个毒蛇咬出来的毒洞,柴刀受材质所限,铁质的刀身承受不住云笑天身上加持在它上面的原能,暗缝密布。刀刃斩蛇处,更是断了一个缺口,已经完全不能够再用了。

    云笑天他又看了看,这时凄惨的柴刀,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明天该怎么向村长解释。他自然不能说,是他和毒蛇大战了一场,用力过猛所致,村长未必会信,他也不好解释。

    云笑天斩掉毒蛇的两半蛇头,手里拿起它剩下的蛇身。

    远远的看着被斩掉的蛇头时,云笑天仍旧心有些戚戚,害怕它突然跳起来,继续向他扑来。

    蛇头布有棕灰色的纹路,一对竖瞳橙黄,当中有一点诡异的血红,毒牙很长,连着毒腺,直抵下颚,看得云笑天心中发寒。

    云笑天提着它来到森林中的小河里,洗净蛇身。

    云笑天想着实在没有办法的话,也只能和黄村长解释说,他的柴刀,在打水的时候,在河边弄丢了。

    云笑天很少撒谎,不喜欢撒谎,但却也并非不会撒谎,不能撒谎。

    实际上,他自认为自己还是很擅长撒谎的。

    云笑天自以为天衣无缝。

    哪里会知道,他的一举一动,从来没有逃脱到土林村村长暗中注视的视线之外。

    即使是他面临最危险境况的时候,这位土林村的黄村长也只是在暗处冷眼看着他,没有任何出手帮忙的意思。

    很显热,云笑天不知道,他的谎言,到时自然是一戳就破。

    只是,看这位黄村长未必有兴趣罢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