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七七书迷网>书库>科幻灵异>诸天新时代> 《诸天新时代》正文 第五章:六叔

《诸天新时代》正文 第五章:六叔

    两箱罐头换个媳妇。

    小表妹还真敢想。

    不过这世道,吃饱饭已经很难了,罐头换媳妇,真说不准谁吃亏。

    “就你话多,干脆把你嫁你表哥得了。”

    二舅看似无意,又好似有意的说了一句。

    二舅妈白了他一眼,又小心翼翼的看了眼王天。

    王天装作什么也没听到。

    说起来,他和二舅一家没有多少血缘关系,想要攀亲,往上得追四五代人才行。

    理论上他和表妹是有戏的,想要结婚法律也允许。

    但是王天自己门清,知道二舅很看得起他,但是他不能蹬鼻子上脸。

    “二舅,县里的粮仓是空的,也不用指望县里救援我们了。”

    王天不想表妹太尴尬,转移话题道:“据我观察,再有个把星期,强辐射期转弱辐射期,大家就能勉强出门了。我寻思着,大家饿得急了,又没了辐射尘的保护,乡下得乱一阵子。”

    “乱一阵子?”

    听到这样的说法,二舅妈有些难以相信:“六叔...”

    “二舅妈,六叔老了,人又饿的急,不一定能压下来。”

    王天知道二舅妈想说什么。

    无非是六叔威望高,又是村长,有他管着大家出不了问题。

    可是要看什么时候。

    法治时代,你是村长,威望高,大家肯定都听你的。

    比如58年,也闹过大饥荒,饿死了不少人。

    大体方向上却没有乱,扛了三年硬生生扛过来了。

    但是这次不一样。

    当年的大饥荒,也没荒到一口吃的都没有的地步,各村的生产大队还是分粮食的。

    现在你看看,哪还有生产队,粮食一水卖到县里,早不是吃大锅饭的时候了。

    再加上陨石来的毫无征兆,城市都毁灭了,最高只有县一级保存下来。

    上面乱,下面能不乱吗?

    “小天说的不错。”

    “人饿急眼了,天王老子都顾不上,易子相食的事还少吗?”

    “咱家有吃的,不代表别人家也有,露出去,很容易招灾。”

    “等两天看看吧,村里好多人家都断粮了,肯定不能这样耗下去,得想办法。”

    “到时候,不管是去县里要饭,还是往郊区走碰运气,总得想办法活着。”

    二舅抽着旱烟,想法和王天不约而同。

    果然。

    三天之后,也就是4月2号。

    村里实在是扛不住了,由六叔挨家挨户的敲门,要家里没粮的人去村委会合。

    会合干什么。

    组成车队,往市郊走,看看能不能弄到粮食。

    陨石针对的是城市,但是一般的二三线小城市,降落的陨石比较小,就跟设计好的一样。

    中心位置就不用想了,什么也不会留下。

    边缘位置,总不能寸草不生吧,人活不了,粮食啥的总能留下一二。

    这次行动,王天他们一个没去。

    六叔询问,也只说家里的粮食还能撑几天,等到没粮了再去。

    人各有志。

    王天他们这样说,六叔也不好多说什么。

    一行人三十六人。

    大中午,开着三辆越野车,六辆小轿车,外加八辆面包车离开了。

    这一去,开荒队回来已经是下午。

    出去得有三个多小时,一路去了市郊。

    收获应该是挺不错的,很多人脸上都带着笑容。

    只不过,很多人回来后就开始了咳嗽。

    第二天,一部分人的皮肤开始出现红疹子,伴随而来的还有低烧与骨痛。

    大家都没说什么。

    可所有人都知道,这是辐射病的症状。

    有一些没去的人,在背后说着风凉话。

    只是话说回来,如果可以不去,谁愿意冒着辐射风险去野外收集物资。

    都是被逼无奈啊。

    2015年4月10。

    和平时代的第二个月。

    村里又死人了。

    死的是一名老头,他是出去收集物资的三十六人之一,也是个儿女都在外面打工,留守乡下的留守老人。

    谁杀的他,大家都不清楚。

    只知道他家的门是开着的,没有被破坏的痕迹。

    按照现场来看,屋里有搏斗痕迹,老头家的物资也都不见了。

    推断,来人应该和老头认识,先骗开了门,跟老头索要物资,未果后,又在屋内把老头杀了,抢走了所有东西。

    一时间,村民们人人自危。

    如果说和平时代的第一个月,被抢的赵二夫妻可能是外乡人所为。

    那么孙老头这件事,十有八九就是村里人做的。

    有人害怕辐射,不敢去外面搜寻物资。

    却敢把黑手伸向同类,或许相比野外的辐射,瘦弱的老头更容易下手吧?

    接下来的几天。

    村子内弥漫着紧张气氛,大家睡觉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凶手却没有第二次作案。

    或许孙老头家的物资足够他生活一段时间了,又或者,第二个想要铤而走险的人,也被村里的火药味震慑住了。

    就在王天觉得,或许还能平静几天时。

    4月12号,隔壁小张村有名的混子四高,带着两个本村的侄子来了。

    “你们村的王大鹏,年前借了我两万块钱,说还一直没还。”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也别说我不讲理,他家有什么,我拿一半,不算不给他活路吧?”

    哭爹喊娘之下,四高带人抢走了王大鹏家一半的东西,光是大米就扛走了两包。

    要不是有人看到,王天都不知道王大鹏家有这么多大米。

    不过想想也不奇怪。

    王大鹏家是种地的,年年都会留一亩地种麦子,专门用来换大米和白面吃。

    他家的米面就没买过,就是被扛走了两包,家里估计还有两包,都是一百斤的大包。

    “王大鹏你个天杀的!”

    “上回我跟你借米,你愣说家里没米了,我家老崔没了办法,只能去了开荒队,回来就一病不起了呀。”

    “你个天杀的,老崔可是你妹夫啊,你宁可被外人抢了,也不肯给我们娘几个一口吃的啊。”

    王大鹏的妹妹哭爹喊娘。

    瞧这幅模样,亲戚估计是做不成了,能躲,以后还是躲着点吧。

    “二舅,今天没见六叔出来啊?”

    王天一边看热闹,一边奇怪不已。

    六叔是他们村的村长,也是主事人,这种事不应该避而不见。

    高家老四是老混混,十里八乡都是有名的。

    但是六叔家也不差,人丁兴旺,一口气能拉出七八个大小伙子,没这点本事也当不了村长。

    别人怕四高,六叔肯定不怕。

    往日里,要是有别村的人来本村闹事,也都是六叔带人平息。

    “自从上次从野外回来,是有阵子没见过六叔了。”

    二舅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

    王天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看着外面渐渐散开的辐射尘埃,沉声道:“二舅,我觉得有点不对劲,要不,我晚上去六叔那看看?”

    “行,去看看也好。”

    二舅一脸愁容:“别看六叔岁数大了,他可是咱们村的宝贝,六叔要是出事,咱们村就该散了。”

    王天默默点头。

    六叔的年岁是大,可他的作用不可替代。

    六叔在,大家心里多少有个底,他老人家要是不在了。

    村子里,还真没第二个能像他一样扛事的。

    “还有你这狗东西!”

    王天又看了眼手上的手环。

    自从陨石降落之后,手环就开始了自动充能,一直到今天都没有动静。

    不管什么时候看,都是七个字。

    充能中,请勿打扰。

    狗东西,一点用没有。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