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七七书迷网>书库>科幻灵异>诸天新时代> 《诸天新时代》正文 第六章:冲突

《诸天新时代》正文 第六章:冲突

    傍晚。

    趁着天没黑,王天去了趟六叔家。

    进了门才知道,六叔病了,病的很严重。

    和平时代到来之后,他老人家往县里去了好几趟。

    路远,又没有防辐射服,一直都是咬牙扛着。

    前几天,又带队往市郊走了一趟,回来后再也坚持不住了,一病不起了。

    “小天来了?”

    看到王天来了,瘫在床上,全身溃烂的六叔还在叮嘱着:“我的事别说出去,村子现在需要稳定,人心要是散了,咱们幸福村就到头了。”

    王天明白六叔的意思。

    他老人家活着,就像一杆旗,大家看在眼里,心里总归是踏实些。

    只是看六叔的样子,也没几天活头了,王天忍不住道:“六叔,您这病...”

    “能瞒几天是几天吧,看外面的辐射尘,也差不多转弱了。”

    “能勉强出门,就有活的希望,剩下的路,就要你们自己走了...咳咳咳。”

    六叔说着,剧烈咳嗽起来。

    王天心底微微一叹,临走,给六叔家留了个梅菜扣肉罐头。

    六叔家人说啥也不要。

    王天却没有收回,直言道:“我也是六叔看着长大的,六叔现在病成这样也是为了村子,我能做的不多,让老爷子吃点顺口的吧。”

    六叔的家人,一路把王天送到门口。

    说起来,这几天来看六叔的不止王天一个,但是拿东西来的还真就他一家。

    六叔家不缺吃的,六叔带队去过野外,家里比普通人家好过一些。

    难得的是这份诚意,就冲这瓶罐头,老爷子鞍前马后的没白忙乎,村里人还是记得他的好的。

    “小天,六叔那边怎么样了?”

    王天回来,二舅忍不住问道。

    摇摇头,王天压低着声音:“二舅,六叔恐怕是活不成了。”

    “这么严重?”

    二舅有些发愣。

    和平时代到来之前,六叔的身子骨可硬朗了,一顿饭能吃三碗米饭,比好多年轻人都能吃。

    怎么说没就要没了呢?

    “六叔去外面的次数太多,尤其是和平之初,外面的辐射太强。”

    “他隔三差五往县里去,又没有防护服,能撑到今天已经算不容易了。”

    “我进屋看了,六叔都没人模样了,身上没一块好皮,跟火烧的一样。”

    王天语气微顿:“咱们的物资还能坚持一段时间,外面还是尽量不要去吧,弱辐射时期也是辐射时期,在外面久了依然容易生病,我们再多挺几天。”

    二舅点点头,这件事暂时这样定下了。

    一晃又是半个月。

    时间来到了4月25。

    和平时代,已经到来快两个月了。

    最难熬的时候已经过去,同样的,家里的物资也不多了。

    就在王天计算着,家里的食物还够用几天时。

    二舅主动找到了他:“小天,家里的吃的不多了,咱们可不能这么坐吃山空下去,二舅准备和牛家兄弟搭伙,开车去郊区碰碰运气。”

    一大早,王天刚起来,就看到了全副武装的二舅。

    他身披雨衣,穿着胶鞋,整个人捂得严严实实,就连脸都用围巾蒙上了,只露出一双眼睛。

    “二舅,我和你一起去吧,也好有个照应。”

    王天没有坐以待毙。

    同样他也在懊悔,当时准备物资的时候,怎么就没狠心多买一点。

    说到底还是眼皮子浅了,对手环的话将信将疑,没敢放开胆子干一票。

    这也不能怪他。

    谁知道末日说来就来,他做视频剪辑,一个月也就那两三千块钱。

    身上存款都不够五位数,能拿出三千多已经是大出血了。

    要是时间能回到从前,他非得卖房子卖地,再去借高利贷不可。

    “和村里人一块去,安全应该有保障,你还是别去了,留在家里,家里没人可不行。”

    王天要跟着去,二舅却没有同意。

    野外危险,有辐射,还可能有暴徒。

    村里也不太平,六叔躺在床上坚持几天,最后还是没挺过去。

    六叔不在了,幸福村也就散了。

    大家各扫门前雪,谁也不管谁,连个带头的人都没有。

    家里两个男人出去,就留两个女人在家,遇到事情确实不好处理。

    “行吧,二舅你小心点。”

    王天觉得二舅说的有道理,没在这方面和他争执,只能盼着二舅早去早回。

    中午的时候,二舅和人出发了。

    他不是自己去的,还有同村的牛家兄弟。

    目标是市郊外的批发市场,三人开了一辆面包车,顺利的话下午就能回来。

    “二舅妈,不用担心,批发市场咱们村的人去了几次了,出不了事。”

    二舅走后,二舅妈就变得坐立不安起来。

    王天见状只能安慰,结果左等右等,一个下午都没见人回来。

    直到傍晚。

    王天心里都犯嘀咕了。

    外面才传来喇叭声,看样子是回来了。

    “快,快把人抬进去。”

    王天刚开门,就听到了牛家兄弟的呼喊。

    抬眼一看,二舅正躺在车上生死不知。

    “出什么事了?”

    王天一下就急了。

    牛家兄弟一边往里抬人,一边气喘吁吁的说道:“我们去批发市场搜物资,谁成想,批发市场被一群混子占了。”

    “我们想搜点东西就走,混子们不同意,还把我们搜到的物资给抢了。”

    “我们不服气,去和他们理论,结果动起了手。”

    “他们人多,我们人少,你二舅护着我们哥俩,冲突中,脑袋上被人打了一棒子。”

    将人抬到屋里,牛家兄弟一脸的愧疚:“人是我们带出去的,没能完好无损的给你们带回来,真是对不住。”

    对方敢占据批发市场,肯定不是三五个人能办到的。

    起了冲突,二舅一行占不到便宜很正常。

    王天也不是是非不分的人,知道这事怪不到牛家兄弟头上,连道:“能把我二舅带回来,我们就感激不尽了,大家都是一个村的,以后多走动,也好有个照应。”

    “应该的,应该的。”

    牛家兄弟连连应是。

    临走前,牛大突然想到了什么,补充道:“明天上午,我们还要再去一趟,这次去郊外的村子碰运气。

    你要是想去的话,明天早上可以来找我们,我们应该早上七八点钟才走。”

    “行,要是去的话,我就明天早上过去。”

    王天将牛家兄弟送出了门。

    等到人都走后,一家人围着床上的二舅。

    二舅表面上看着伤的不重,但是被打的地方是脑袋,人又昏迷不醒,谁也说不准有没有落下内伤。

    只是现在这世道,去医院肯定不现实。

    医生都跑光了,二舅的伤只能养着,盼着他早点醒过来。

    要是能醒,应该就没啥大事,醒不了麻烦就大了。

    “老曹啊,你可得醒醒啊,你要是走了,留下我们孤儿寡母怎么活啊?”

    小表妹哭,二舅妈嚎,妇道人家除了哭也干不了别的。

    王天没有哭,目光中满是怒火,沉声道:“二舅妈,你放心,我二舅可不能让人白打,这件事不算完。”

    高中时,父亲病故,母亲改嫁而去。

    从小到大,王天尝遍人情冷暖,二舅一家是唯一对他好的。

    二舅家没儿子,只有表妹一个姑娘。

    虽然二舅没说过,但是王天知道二舅把他当儿子看,对他不比对表妹差。

    这个仇要是不报,他王天还算个人吗?

    “小天,你别冲动,你二舅现在这样,你要是再有个好歹,这日子可咋过啊。”

    二舅妈是妇道人家,不懂什么叫男儿本色,只知道息事宁人。

    王天笑了笑没说话。

    他不是莽夫,现在敌明我暗,报仇肯定不会硬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