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七七书迷网>书库>玄幻魔法>我成了天骄们的劫> 《我成了天骄们的劫》正文 第二十一章 长得丑不配和我比试

《我成了天骄们的劫》正文 第二十一章 长得丑不配和我比试

    谣言往往来的就是这么突然,守在议事厅外的弟子一番添油加醋之后,将本就是一场简简单单的比试,硬是说成了一场三人之间的爱恨离别……

    而故事的三位主角还浑然不知。

    纪裳衣穿的是特意为亲传弟子配制的白色道袍,长发随意扎起,也没作道姑头,就随意披在肩后,绑着一根红绳,衣袍很贴合,将玲珑有致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

    陈安细细打量了一番,嘴里偶尔发出吱吱声响……

    纪裳衣注意到陈安的眼神,眉头一皱,握剑的手指向陈安:“你不敢?”

    陈安呵呵一笑,再次后退几步:“长得丑不配和我比试。”

    现在的陈安,不管看到谁,首先想到的就是出言激怒对方一下,然后赚取一波怨气值,他自己也发现了这个习惯,这点其实很不好,在外面,随时都有可能被人打死,不过好在有金刚不灭琉璃身这个外挂存在,打应该是打不死的,但是,他怕痛啊……

    所以,他不想被打,不想痛,他只想安安稳稳的赚取怨气值,同时还不被人打,就像现在这样,林岳这个麾下走狗在旁边,他就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只不过,很奇怪,他说纪裳衣丑,故意惹怒她,可对方却没有半点反应,一点怨气值都没有贡献。

    陈安想到一点,可能是纪裳衣对自己的容貌非常的自信,这种自信是发自内心的,所以你在怎么说她丑,她也不会放在心上,只当做是你眼瞎……

    这点陈安挺欣赏纪裳衣的,因为他自己也是这样想的,长得好看的人差不多都有这种想法。

    林岳将陈安的神情尽收眼底,他知道陈安的性子,知道这家伙嘴贱,淡淡道:“纪裳衣修得是太上忘情一道,你想惹怒她,很难。”

    陈安听后焕然,点点头:“原来我修得也是太上忘情……”

    林岳一脸疑惑看来,但没有说话,因为这时候李云婵已经发话了。

    坐在主座上的李云婵大部分目光都放在陈安身上,这小子百无禁忌,当着一众长辈的面,啥话都敢说,没大没小的,但是,她就是欣赏这小子,给死气沉沉的门派带来了一点生气。

    况且,这小子之前敢拿着板砖去爆田中林的头,这点,蜀山内年轻一辈应该没人能做到,这份胆量,才是她最欣赏的。

    当年她沉迷于修炼,闭了死关,将门中事务全部交给六位长老来管理,分工明确,不过,这期间,蜀山内的一些风格却在六位长老的带领下变歪了……

    当年,她闭关之前,蜀山剑派何等强势,九大圣地至少也是前三甲,现在,她出关后,蜀山剑派的实力,虽然还是前三甲……

    但是,整个门派居然搞什么君子之风,完全没有前三甲应该有的气势。

    按照李云婵的理解就是,我比你们强,那我就应该猖狂一点,霸道一点,不讲理一点……

    所以这次出来看到门派成了这样,她就把六位长老挨个教育了一遍,虽然六位长老辩解说是如今外面世道变了,开始讲究合纵连横了,大家已经不再是表面上打打杀杀了,要用脑子了,不能随便得罪人了,不然人家就好几个联合起来搞你等等这些话……

    但是,李云婵觉得他们是在放屁,我偌大蜀山,是靠脑子打下来的吗?那是靠手中的剑,而不是什么狗屁君子之风,你搞什么君子,难道人家就不招惹你了?说来说去,还不是看蜀山剑派现在强横,不然的话,就这风格,早被人灭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本派两位最杰出的天骄切磋一下,倒是也挺不错的。”

    李云婵虽然想了很多,但是开口提到主题。

    这话无疑中就是撮成了林岳和纪裳衣的比试,而将陈安推到了一旁。

    在座的都不傻,听得出来,掌教是在帮陈安。

    不过李云婵发话了,纪裳衣和林岳也都不敢不从,掌教想看他们比试,那自然是要认真对待了。

    于是,长老们也不嫌事大,直接在二人旁边架起了护罩,防止等下剑气纵横,将议事厅毁了。

    林岳和纪裳衣都是沉默少言之人,得了掌教的吩咐,没有犹豫,直接出手,一上来就是狠招。

    两人剑光闪烁,无数剑气来回划动,身影晃动之间,整个护罩都在颤抖着。

    陈安看着战况激烈的二人,又看了看外面的长老们都微微露出担心的神色,长老们担心的自然是这两个天骄都是心高气傲的主儿,怕下手没轻没重的,过激了,伤了对方就不好了。

    陈安能理解长老们的心情,他朝着林岳喊道:“林岳,下手狠一点,你怎么连一个娘们都打不过?”

    来自林岳的怨气+50

    来自白闻见的怨气+100

    来自刘世海的怨气+100

    来自……

    陈安发现,自己这一嗓子喊完,一连串的怨气值收入提示出现了,特别是在内的六位长老们,分别都各自贡献了一百点。

    长老们个个怒视着他,他们觉得,这小子太贱了,人家林岳是为了他和纪裳衣比试的,结果,他不关心关心人家会不会受伤,反而还鼓动人家下手狠点,这特么都是什么人啊……

    白闻见作为林岳的师父,不想以后再看到自己的弟子和陈安待在一起,他决定了,一定要想办法将俩人拆开来。

    林岳和纪裳衣的比试还在继续。

    白闻见眼珠子微微一转,看着旁边的李云婵,这个掌教也没啥正经,就一脸慵懒的靠在椅子上,一双美目若有兴趣的看着场中的比试。

    白闻见微微摇头,然后朝着李云婵道:“掌教,你似乎对这陈安非常看好啊……”

    李云婵斜睨了白闻见一眼:“有话就说,不要拐弯抹角,一个糟老头子,这么多年来别的没学到,这说话拐弯的本事比谁都厉害。”

    白闻见没想到自己就这么一个开场白会引来这么多吐槽,他撇了撇嘴,然后干笑道:“掌教,最近锁妖塔有异动,刚好需要派遣一些弟子过去,我是看你对这陈安挺欣赏的,所以就想推荐他过去试试……”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