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七七书迷网>书库>玄幻魔法>剑公子> 《剑公子》正文 第400章 俯首称臣

《剑公子》正文 第400章 俯首称臣

    齐王虽然不赞同这句话,毕竟他是一国的王,机缘能比一国的质子差吗?但是这件事毕竟已经过去了,就算争赢了也没有意义。这时长叹一口气,道:“哪个神仙瞎了眼?竟然挑中了他!天不佑齐啊!”

    陵阳君沉默不语。

    齐王又道:“这次幸亏没有联合其它五国伐秦啊!要不然这一次又踢到钉子了,是真正的钉子,现在想想都是心有余悸。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以前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现在秦渠年已经做到了!纵然我们在再派去百万兵马,可能连他一个人都挡不住,这仗还怎么打?何况这家伙还诡计多端。以前说他一人可抵百万大军,只是说他脑子比较聪明,没想到他的自身实力也可以抵百万大军,简直就是妖孽啊!”

    陵阳君也是长叹一口气,心乱如麻,虽然他被渠年坑了这么多次,心里还是不服气的,虽然这家伙有一人可抵百万大军的头衔,但也只是会耍点小聪明罢了,如果落单,他随随便便就能弄死他,结果没想到,现在就算人家落单,他就算带上齐国的全部人马,也别想伤他一根毫毛,要文有文,要武有武,而且不管是文是武,都是传说一般的存在,这就有点恐怖了,让他想不服都难!这时说道:“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实力做他的对手了。”

    齐王急道:“你还想着做他的对手?人家现在是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普天之下,谁有资格做他的对手?现在我已经认命了,我不想跟他做对手了,实不相瞒,我把你叫过来,就是让你想办法,怎样才能保证我们的安危?如果这家伙记仇,杀到我齐国来,就一个人杀进我齐王宫,谁能抵挡?”

    陵阳君想了想,按照墨剑山的说法,如果秦渠年真的杀过来,好像真的无人能挡,就算人再多,也会被他杀到胆寒。心里不免也有点担忧,毕竟齐王跟秦渠年并没有多大仇恨,反而是自己跟他过节最多,如果他忽然有一天出现在他家门口,就凭他家里那点府兵,还不够秦渠年塞牙缝的。

    齐王这时又道:“而且他还得到了天之眼的药材,到时再吃了天之眼,那真的是如虎添翼,从他这段时间的运气来看,成仙指日可待,到时我们在他眼里,就跟蝼蚁一般,人家随便伸根手指出来,就可以把我们碾死。而且墨剑山的事情你也知道了,他是把墨子恪虐待至死,把他们父子俩用小皮鞭活活地抽死了,寡人真的好担心,如果他把我们抓起来,也用小皮鞭活活抽死,或者用别的酷刑虐待我们,想想都不寒而栗呀。”

    陵阳君也感觉头皮一麻,渠年虽然狡诈了一点,但平时跟他相处,感觉他非常和善,脸上总是带着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万万没有想到,他就是一个披人皮的畜生,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这时叹道:“事已至此,我们也只能忍辱偷生了!”

    齐王道:“怎么个忍辱法?忍辱偷生也比被小皮鞭活活抽死要强上许多,你看看墨子恪,受尽羞辱,最后还是死路一条。”

    陵阳君想:“现在摆在齐国面前只剩下一条路,那就是向秦国称臣。”

    齐王怔道:“像秦国称臣?不要天子啦?”

    陵阳君道:“天子的位置本来就是形同虚设,现在秦国有了秦渠年,更不会有人把他放在眼里了。现在我们已经没有能力称霸天下了,不论是天子做天子,还是秦王做天子,对我们来说都是一样的。”

    齐王想了想,道:“俯首称臣虽然很屈辱,但也比国破家亡要强上许多。只是秦国会接受我们称臣吗?”

    陵阳君说出这样的办法,心里也觉得屈辱,这时长叹一口气,道:“路只能一步一步走,目前我们只能走这一步。现在称臣,总比秦军兵临城下再称臣要有诚心,如果秦国不同意,那我们只能再想其他办法了,再跟其他五国好好商量商量,毕竟我们现在已经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只要秦军不同意称臣,山东六国都得亡国。”

    齐王知道陵阳君向来心高气傲,从没见他服过输,服过软,更没有听到他主动提出过这么屈辱的主意,说明事态跟他想象的一样,真的很严重,好像秦渠年随时随地都会拿着一把剑出现在他的宫门前。这时便道:“那你去跟其它五国商量一下,大家一起称臣,这样也不会太丢脸了,而且也可以共进退。”

    陵阳君点头道:“好吧!这事我来安排!”

    离开王宫,陵阳君没有骑马,还是缓缓走回去的,心情比来的时候更加落寞了。回想起秦渠年第一次去他家,找他买天上人间的场景,那时的秦渠年就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少年,当时他的心里是不屑的,感觉他就是一个会耍点小聪明的地痞无赖,也就是他心大,当时才会相信了他。没想到过去还不到一年的时间,人家就从一个声名狼藉的少年蜕变成一个傲视天下的英雄,连山东六国都要匍匐在他的脚下,瑟瑟发抖。现在只要他一声令下,真的是百万人头落地。

    陵阳君虽然全程参与了渠年的成长过程,但他仍然感觉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切都是那么地令人难以置信,但理智告诉他,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真真切切地发生了。

    长这么大,陵阳君也没有比今天更郁闷了。

    几天后。

    秦国,咸阳。

    朝殿之上,秦王没有坐在他的假龙椅上,而是站在陛级之上,一脸欢喜之色,眉飞色舞。手里拿着六封国书,就像是报童一样,向台阶下的文武百官扬了扬,这时大声说道:“看没看到?这是山东六国昨天刚递过来的国书,知道国书里面写了什么?”

    众臣一看他乐不可支的模样,就知道国书里写的肯定是好事,而且还是大大的好事,一点好消息不至于让秦王高兴成这副德行,就差没有手舞足蹈了。

    这时一名大臣说道:“难不成是山东六国打算与我秦国结盟了?”

    秦王脸露不屑,道:“结盟?我秦国现在还稀罕跟他们结盟吗?他们现在还有资格跟我秦国结盟吗?鸡和鸭可以结盟,但你见过鸡鸭和虎狼结盟的吗?”

    众臣均感觉猜不透,面面相觑。

    秦王又道:“寡人估计你们也是猜不到,实话跟你们说了吧。这六封国书里写的是,山东六国从此以后向我秦国俯首称臣了!”

    此言一出,一片哗然,他们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既没打仗,也没发兵,山东六国怎么会好端端地向秦国称臣呢?就算发兵打仗,以山东六国的尿性,不把他们打的满地找牙,也不可能俯首称臣哪!再说了,以秦国现在的国力,也不可能把人家打的满地找牙呀!秦国刚刚经历过内乱,元气大伤,现在东出函谷关,只会被人家打的满地找牙!

    一名大臣忍不住说道:“王上,这国书是假的吧?”

    秦王心情好,也没有生气,这时瞪了他一眼,道:“放屁!在六封国书是六国使臣亲自交给寡人的,怎会有假?”

    那名大臣道:“那这会不会是一个陷阱啊?毕竟各诸侯国在表面上只能对天子称臣,现在对我秦国称臣,故意把我们秦国抬高,就是给我们找了一个谋反篡逆的借口,然后趁机讨伐我们。”

    秦王脸露不屑,道:“你是被讨伐怕了吧?山东六国想要讨伐秦国,还需要借口吗?还需要这么下作吗?还需要这么降尊纡贵吗?你去找人家打仗,还要先跑到人家家门口磕两个头,然后再爬起来跟人家打?什么逻辑?”

    谢长鸿这时说道:“难道是因为渠年公子单枪匹马挑了墨剑山的事情?”

    秦王就指了指他,道:“还是你比较聪明,一下就说到点子上了。”这时又指了指众臣,道:“你们现在应该都已经听说了,我儿渠年,单枪匹马挑了墨剑山,把墨剑山杀得血流成河,还诛杀了墨剑山掌门墨子恪。墨剑山你们应该都知道,盘踞中原数千年,树大根深,多少国家想剿灭它,都未能成功,但我儿渠年就拿着一把剑,杀上了墨剑山,几万人都挡不住他的剑,听说杀到最后,墨剑山的人完全就被吓破胆了,上万人站在那里动也不敢动,就像待宰的羔羊一样。说实话,听到这个消息,寡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你们想一想,山东六国的王听到这个消息,不得吓得屁滚尿流?墨子恪自称可以一剑摧一城,但我儿渠年就轻轻松松把他斩杀了,说明我儿渠年已经有了一剑摧城的能力,如果杀入山东六国的王宫,无人可挡,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你们说山东六国能不怕吗?寡人都替他们感到害怕!此时的他们,肯定都在瑟瑟发抖,哪里还有心思来讨伐我大秦?借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