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七七书迷网>书库>历史军事>奋斗在沙俄> 《奋斗在沙俄》正文 第八十九章 横又如何

《奋斗在沙俄》正文 第八十九章 横又如何

    弗拉基米尔伯爵的态度很嚣张,完全是一副老子就是皮厚随你怎么弄就是不承认的死样子。换做是别人可能会被这厮给气着,但阿列克谢却没有一丁点儿置气的意思,依然是那么笑吟吟的,依然是那么不紧不慢地说道:

    “您说的倒也不无道理,如果这些人的证词跟您没有丝毫关系,那肯定将您请过来就不合适了。而现在的问题是这些人的证词一致指向了您,所以您就有了极大的作案嫌疑……如此这般我如果不把您请过来,那岂不是显得太无能,而且法律也没有丝毫震慑性了么!”

    弗拉基米尔伯爵恨恨地瞪着阿列克谢,态度虽然依然很嚣张,但也不能敢说阿列克谢请他过来完全没道理了,因为这个道理就是把官司打到尼古拉一世面前他也不占理。

    “随您的便!”弗拉基米尔伯爵冷哼了一声,满不在乎地说道:“反正我是清白了,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回去了……”

    说吧这厮还真准备甩手走人,但阿列克谢毫不犹豫地就叫住了他:“别着急啊,伯爵,为什么要急着走呢?事情还没有完呢!”

    看着阿列克谢笑吟吟的样子弗拉基米尔伯爵就是一肚子火气,他没好气地问道:“还有什么事?我不是已经说了这些跟我无关了么!你还想怎么样?”

    阿列克谢笑道:“您说无关就无关了?作为瓦拉几亚总督,我现在正式通知您,因为您有很大的嫌疑,所以您被逮捕了!在法庭审理完案件之前,您哪都不能去!”

    弗拉基米尔伯爵顿时就恼了,指着阿列克谢的鼻子叫嚣道:“你什么意思!你没资格逮捕我!”

    阿列克谢依然是笑着回答道:“我的意思很清楚,您是犯罪嫌疑人,所以您被逮捕了……至于我又没有这个资格?呵呵,作为瓦拉几亚总督,我想我是有的!现在,伯爵阁下,我再次通知您,您被捕了,如果您胆敢拘捕,我将对您采取一些强制措施,而这些措施恐怕是很不舒服的,如果得罪了您或者伤着您了,请您多担待!”

    弗拉基米尔伯爵都被气得发抖了,他胸脯快速起伏,指着阿列克谢连说话都哆嗦了:“你……你……”

    他倒是想要继续反抗,可是当总督府的卫兵包围过来之后,他马上就老实了,因为他看出来了,如果他真敢反抗的话那阿列克谢很可能真的不给他面子,不光是会得罪他,伤着他更不是勿谓言之不预。

    想到这儿他就不敢乱动了,他觉得好汉不吃眼前亏先让阿列克谢嚣张一会儿就好了,反正就靠这几个臭鸟蛋根本不可能扳倒他。到时候他无罪释放正好让瓦拉几亚人看看他的能量。

    见弗拉基米尔伯爵没有抵抗,阿列克谢也非常满意,他笑道:“委屈伯爵您了,我想我们很快就能搞清楚谋杀案以及贪污渎职案的真相了……”

    弗拉基米尔伯爵一愣,因为谋杀案他知道是怎么回事,可那个贪污渎职是什么鬼?跟他有什么关系?

    “你敢诬陷我!”他咬牙切齿地就要发作,而阿列克谢则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一拍脑门“惭愧”道:“您看看我这记性,只顾着跟您说谋杀案的事情了,还忘记了更重要的正事!”

    弗拉基米尔伯爵狐疑地望着阿列克谢不知道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而阿列克谢也没有继续保持神秘,而是详细地解释道:“是这样的,根据您的下属举报,有一笔一百万卢布的经费不知去向,据他所言似乎是您贪污了……”

    弗拉基米尔伯爵脑子里嗡的一声之后就惊呆了,他完全想不明白这个事儿怎么会这么快穿帮,他才刚刚挪用款项怎么就……不过他马上就想到了阿尔卡季,肯定是阿尔卡季背叛了他,所以阿列克谢才这么快能查到一百万卢布的事情。

    弗拉基米尔伯爵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但现在他恨透了阿尔卡季,觉得自己最大的失败就是带着这个二五仔来了瓦拉几亚。当然他脑子里也在疯狂运转,想着怎么把事情圆过去。

    “哼!是那个阿尔卡季举报的我吧!”弗拉基米尔伯爵努力地装作很镇定,还是那么满不在乎地说道:“这个卑鄙的小人为了诋毁和诽谤我已经是无所不用其极了,他的证词一句话都不能信,我从来没有贪污过一分钱……”

    阿列克谢就静静地看着弗拉基米尔伯爵在那里表扬,直到他说完了才慢悠悠地说道:“首先呢,我要跟您讲,举报您的并不是阿尔卡季,虽然您的这位秘书也提到了那一百万卢布的事情,但这个案子被我关注还要更早一些,在您挪用款项之初您的下属第一时间就举报了您……”

    弗拉基米尔伯爵都傻眼了,因为他根本没想到举报他的竟然还不是阿尔卡季,而且对方竟然早就举报了,也就是说他挪用款项的事情总督府早就知道了,可为什么一直等到今天才来找他的麻烦呢?

    阿列克谢马上就解开了他的疑惑:“最初我是不相信您会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一直在小心调查,而现在综合了各方面的证据以及证人的证词,您贪污公款的事情已经确凿无疑了!”

    弗拉基米尔伯爵脑瓜里的嗡嗡声越来越响了,以至于他都听不太清楚阿列克谢在说什么,此时他的脑子里乱成一团浆糊,他隐隐约约有一种感觉——他好像上当掉坑里了。

    半晌之后他忽然抬起头望着阿列克谢说道:“是你在搞鬼是不是!一定是你在搞鬼!”

    阿列克谢一点生气的意思都没有,相反他看弗拉基米尔伯爵的眼神还有几分怜悯,很显然让弗拉基米尔伯爵掉坑里的绝对有他一份。

    阿列克谢摊了摊手道:“伯爵阁下,我怎么就听不懂您的话呢?什么叫我在搞鬼?贪污公款的是您,举报您的是您的部下,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