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七七书迷网>书库>历史军事>大唐不良人> 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苏大为只有苦笑拱了拱手:“人尽其用,各有各的经历缘法,不论是人还是诡异,现在都是我大唐子民。”

    清风还待反唇相讥,却被张果挥杖目住。

    张果轻抚白须,上下打量苏大为一番:“你方才说你是什么人?朝廷封的黄安县令?”

    “是。”

    “难怪,倒有几分见识。”张果好像是再一次认识了苏大为般,将他上下打量,眼中透出一抹欣赏之色:“若人人都像你这样想,那巴蜀之危不难解,大家也能得安宁。”

    苏大为一时不知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还没想好如何问疫毒源头的是,就见身边明崇俨向高大龙有几分不满道:“我们都在忙碌,你怎么神出鬼没,要找你帮手时又不见人。”

    “明县丞弄错了一件事。”

    高大龙冲他森然一笑:“我并无官身,只是苏大为的朋友,帮,是情份,不帮亦是本份,休要拿话套我。”

    一句话,顿时把明崇俨给堵住。

    苏大为向他看来:“大龙,又有何发现?”

    “发现谈不上,只是突然想通了,这个巫女,一直在骗我们,不是善类。”

    高大龙向雪子步步紧逼上来:“还记得之前山崖上她画的那个阵符吗?当时我们没细问,只以为她真的是为了办她自己的事,可是方才,我在那边湖水处,也发现同样的阵符。”

    苏大为与明崇俨心头同时一震。

    “雪子,你有何解释?”

    “苏郎君,我……我只是在寻找圣卵的下落,找圣卵的源头……”

    “你所谓找圣卵的话,不尽不实,也许你是真的被神道教避祸驱逐,也有可能,你另有目地。”

    高大龙嘿嘿冷笑:“当年我可是在倭岛驻留数年,那边许多事我都清楚,你们那个倭王,与神道真的翻脸了吗?不可能把罪都归到你一人头上吧。”

    苏大为被高大龙一点,许多事在脑中电光般闪过。

    他再次抬眼看向雪子时,眼中已经没有一丝暖意,取而代之的是森冷:“倭国的事,我要求证不难,你若骗我,会知道那是怎样的后果。”

    不用多做威胁,雪子已经承受不住自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可怕压力,颤抖着道:“我是发现……发现,我……我愿意告诉苏郎君,只求苏郎君网开一面。”

    她双眸向着苏大为,眸中莹光闪动,那是涌动的泪光。

    人只有两种情况会如此。

    一种是情绪上极大的起伏,承受巨大的委屈压力。

    另一种就是演戏。

    雪子是哪一种?

    “何须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欺骗!”

    高大龙厉声道:“你从一开始就在欺骗,说的话不尽不实,现在又在演戏,以为我等好欺骗?似你这种妖女,就算死也是该死,倭国神道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待它日我们大唐马踏倭岛,将你们这些倭种,尽数屠戳。”

    “大龙……”

    苏大为觉得今晚高大龙似乎特别狂躁,正在奇怪,冷不防高大龙走到雪子身边,突然出手,一把扼住雪子的脖颈。

    他身为半妖力气奇大,五指尖锐的勾爪瞬间透入雪子的脖颈肌肤,鲜血从伤口迸溅。

    “大龙住手!”

    苏大为怒喝。

    雪子还没说出事情原委,现在把人杀了,这疫毒还怎么查清源头。

    心念一动,缚住雪子的银丝猛地解开,反卷向高大龙的双手,将他双手一下缠住。

    明崇俨的反应也不慢,身形一闪,将手一伸,一把将巫女抓到手上,闪电后撤。

    高大龙怒吼连连,还要迈步去追。

    那银丝陡然延长,将他的双手至腿,全数缠绕。

    高大龙猛地一挣,银丝切入肉里,血光迸现。

    “苏大为,把这该死的东西弄开!”

    “住手,你疯了!”

    苏大为出现在他身边,伸掌一拍,元炁如狂涛怒卷,一下将高大龙压制住。

    仿佛巨掌之下的小虫子,任高大龙如何挣扎,也逃不出他的手掌。

    “苏大为,你会后悔的,你居然为一个女人与我翻脸?你为一个倭国女人与我翻脸!”

    高大龙双眼血光闪动,脖颈大筋一根根的浮凸起来,显得愤怒至极。

    “若有什么不对的,等案子查完,我再和你赔罪。”

    苏大为随手一挥,将高大龙按在地上,转向明崇俨:“让她说,我倒要看看,她究竟有何隐情瞒着我们。”

    “蠢货,阿弥你这蠢货!”

    耳听高大龙低骂道。

    苏大为忍不住看向他:“你说什么?”

    “老子本来想帮你,你倒好,非要帮这个女人,你这样会害死我们的。”

    “你说什么?”

    荧惑星的红芒异样的闪了闪。

    整个天地,仿佛陷入一片鬼域中。

    不知从哪里吹来一股阴风,带着丝丝寒雾。

    地面飞砂走石。

    远处苗寨的火光,在这一刻都龟缩成一团,仿佛被无名的力量所威慑。

    苏大为察觉不对,转向那风吹来的方向。

    只见阵阵黑气氲氤。

    “诡异出巡。”

    从他的嘴里,蹦出四字。

    这一幕,他是无论如何也忘不了。

    无论在当年长安门大街的石桥上,还是在吐蕃逻些城下。

    都曾出现这种黑雾。

    他做梦都忘不了。

    “诡异?”

    为何这个时候会出现诡异,是属于北斗星君那一系的诡异,还是长安荧惑星君手下诡异?

    高大龙眼中流露出讥诮之色:“老子拚了命想把这事糊弄过去,待离了这帮诡异,再做计较,你倒好,非要穷追不舍,终于把他们都引出来了。”

    “你说什么?”

    苏大为看向他。

    却见高大龙脸偏过一边,嘴角挑起冷笑,似在嘲讽。

    那黑雾来得好快。

    转瞬间充斥天地,令天地一片浑沌。

    眼看要将苏大为他们都吞噬进去,一直沉默张果轻轻一顿玉竹杖。

    咚!

    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自他杖下扩散向四面八方。

    黑雾涌来,半空中仿佛遇上了什么,发出“哧”地一声轻响。

    像是被刺痛了一样,向后收缩了几分。

    然后继续试探着包裹上来,围着苏大为和张果等人,包了一圈。

    整个世界,好像只有苏大为和张果附近,有一个看不见的透明罩子,将黑色妖雾阻挡在外。

    明崇俨脸色微沉,袖中暗掐指决:“艮为山,当止则止,行必有祸……原来应在这里。”

    雪子一脸畏惧的看着眼前的黑色妖雾,喃喃道:“八百众神,是八百众神来了,不知是哪位神灵,神道教女巫雪子参见。”

    最后一句,她特音提高了音量。

    可惜黑雾中,只有隐隐的怪兽咆哮吼叫,却并没有人理她。

    张果身边,清风舔了舔唇,暗自咽了口唾沫,牵着那头驮着孙九娘的青驴儿,向张果颤声问:“师父,好像来了厉害的鬼帅。”

    “毋须惊慌,有师父在此怕什么。”

    张果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双眼盯着黑雾最深中,眼中闪过回忆之色。

    苏大为站直身体,向着黑雾扬声道:“不知是诡异哪位星君?是刀劳还是?”

    黑雾中,立刻有声音相应。

    “不必在乎我的身份,我只要那个女人,那位神道女巫,把她交给我,你们便可以走。”

    黑雾涌动,隐隐现出一只手的形状,指向巫女雪子方向。

    雾气中,隐隐看到一双双血红的眼睛,不知藏了多少只诡异。

    苏大为笑了起来:“让我交人?你可知道,就算是刀劳和荧惑见了我,也得跟我打商量,向我求人情,你算是什么?敢如此猖狂?”

    他的目光投向正在抚须沉思的张果:“何况还有广宗道长在此,道长一身修为,至少是摸到异人二品的门槛,哪怕就是北斗星君和荧惑在此,也只有低头俯首的份。”

    这话说得,张果的脸皮微微抽动了一下,神色有些怪异。

    好小子,老道只不过多看了一会热闹,居然就这样被拖下水了。

    这小子眼神贼滑,一看就不是好人。

    果然,不能心太软啊。

    张果一脸遇人不淑的神色,向身边道童道:“清风,你没说错,这人果然甚是奸猾。”

    清风用力点头,对师父的判断大感认同。

    黑雾中,那诡异沉默片刻,忽然道:“罢了,既然藏不住,那便不藏了。”

    黑雾猛地散开,阴风惨惨,隐隐见到一尊诡异似人非人,立于当中,如冥府阎罗。

    在他左右两边,各立着一尊诡异,左手那位,一袭黑衣,双手如刀,瘦脸如勾,细眼血红。

    正是诡异刀劳。

    右手那位,身披黑袍,斗蓬下一个引人注目的尖锐下巴,鸟爪般的手拄着一支木杖。

    乃是荧惑星君座下鸠婆。

    此二人,都曾在逻些城下现身过。

    苏大为自是一眼认出来。

    “荧惑……”

    许多事,之前看起来并无联系,但是眼看到这一幕,苏大为脑中急闪,顿时想通了。

    此前在黄安县,刀劳现身,说是兑现承诺。

    巫女雪子的隐瞒。

    高大龙的反常。

    而那疫毒,将人变作丧尸般的怪物。

    还有那面湖的湖水,黑色的血液。

    仿佛拥有生命一般。

    苏大为感觉心头重重一沉,沉声道:“荧惑星君?”

    “正是。”

    “这次疫毒,是你们诡异所为?你们想做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